600專利藥到期 藥企激戰5000億仿制藥市場

發布日期:[2013-07-15]    共閱[0]

       盡管輝瑞的萬艾可(偉哥)明年7月份才到期,但已先后有廣州藥業、聯環藥業等多家藥企展開仿制準備工作,“偽哥”概念帶來巨大想象空間。天方藥業申報的新藥TPN729MA也被市場認為是萬艾可的仿制藥,其吸并方中國醫藥上周因此三度漲停。而天方藥業今日的公告表明,TPN729MA已于7月12日收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臨床批件。

       其實萬艾可的專利到期只不過是全球原研藥“專利懸崖”的一個縮影,從2012年開始,全球將有600余種專利藥逐漸到期。對于除部分中藥獨家品種外,九成藥品為仿制藥的國內市場來說,由此撬動的將是5000億元的仿制藥市場。

       600余專利藥陸續到期

       去年默沙東的順爾寧、諾華的代文、雅培的TriCor已先后失去專利保護。而在2013年,將至少有15種藥品專利到期,總價值約為290億美元,包括諾華的唑來膦酸、強生的阿法依泊汀、雅培的煙酸控釋制劑、羅氏的卡培他濱等,所涉企業均是世界級藥企。

       對于萬艾可瀕臨到期,此前輝瑞中國曾表示不會刻意應對,此處的應對主要是指大量藥企將在萬艾可專利到期后集體仿制,全面蠶食萬艾可的市場份額。相關數據顯示,2012年國內治療男性勃起功能障礙(ED)藥物市場潛在規模超過200億元,其中萬艾可約占5%,在全球范圍內,萬艾可銷售額超20億美元。

       一旦萬艾可專利到期,輝瑞將會損失多大的市場規模?立普妥和順爾寧的案例其實已經給出答案。

       2011年11月份,立普妥專利到期,該藥物曾是輝瑞重磅專利藥,專攻膽固醇過高癥狀,一度為輝瑞年創收逾百億美元之巨,也是全球范圍內屈指可數躋身千億美元俱樂部的藥品。然而該藥品在專利到期后迅速遭遇滑鐵盧,并對輝瑞2012年各季度財報形成沖擊。去年第二季度,立普妥全球銷售額慘遭腰斬,其中在美銷售額驟挫八成左右,立普妥神話由此宣告結束。

       其實膽固醇藥物市場容量并未縮減,只不過立普妥在失去專利保護后被大量仿制藥迅速取代。

       “這些仿制藥企在立普妥到期之前數年內即著手準備,甚至已經完成各種仿制研發準備及政府報批等各種流程,只待立普妥專利到期即大規模予以量產,以同質、廉價的優勢迅速分流立普妥原有市場。”浙江一家仿制藥企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。

       以萬艾可為例,僅國內即有廣藥、聯環藥業、珠海生化制藥等多家藥企展開相關仿制準備工作,廣藥早在2005年即拿到批文,并一度被認為將成為首家仿制萬艾可的國內藥企。如果國外制藥巨頭參與藥品仿制,對專利藥即將到期的藥企將形成更大的沖擊。

       據了解,面對病毒式仿制,專利藥到期的藥企一般束手無策,默沙東的順爾寧就是經典案例。

       順爾寧為默沙東旗下哮喘及鼻炎治療藥物,全球銷售額一度高達50億美元,甚至超過國內多家醫藥集團。然而在去年8月份專利到期后,順爾寧銷售額一月之內重挫九成。有分析指出,若非仿制藥企提前布局,順爾寧不大可能在一個月之內失去維系十余年的市場,在順爾寧到期之前,默沙東還曾預計順爾寧將在一年內逐步喪失市場份額。而據了解,前述仿制藥企就包括制藥巨頭山德士、諾華

       同樣,無論是今年即將到期的奈非那韋還是明年到期的萬艾可,以及在未來4年之內將陸續到期的數百種專利藥,均將被國內外多家藥企仿制,這似乎是原研藥的宿命。

      國內仿制藥規模5000億

       7月初,國藥集團擊敗制藥巨頭禮來躋身財富世界五百強及醫藥十強之列。盡管國藥以醫藥流通取勝,旗下并無過多重磅原研藥,不過此番入圍也說明國際醫藥領域對仿制藥并不排斥。同樣,因吸并天方藥業的中國醫藥在二級市場的狂歡,也表明國內資本市場對仿制藥趨之若鶩。

       事實上,除部分中藥獨家品種外,國內九成藥品為仿制藥,尤其是在化學藥領域。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的研究表明,目前國內已批準上市的近400種基因工程疫苗產品中,原研藥僅20種左右,其余均是仿制藥。近幾年的銷售數據顯示,國內仿制藥市場規模以年均20%的速度逐年遞增,超過了國際原研藥在國內的發展趨勢。

       “專利懸崖為仿制藥企制造了巨大的機會,原研藥一般需要10~15年左右研發、報批及量產,重磅品種的研發費用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。相比之下,仿制藥的流程大為簡化且成本降低了很多,預計在2015年左右,國內仿制藥規模可能會接近5000億元。”招商證券一位研究員指出,在全球范圍來看,仿制藥的市場占比在專利懸崖期間有可能會迅速達到50%,而在2020年之后,又將有一批重磅原研藥先后推出。

       上述研究員表示,專利懸崖并不是坐等藥企仿制,研發能力并不突出的藥企實際上很難介入仿制藥領域。據了解,美國仿制藥同樣對藥企提出了較高的研發要求,并且FDA會對仿制藥作出多種要求,換言之,美國仿制藥僅僅省去了前期的一系列觸及研發和臨床試驗,在藥物療效和品質方面,仿制藥與原研藥并無過多區別。

       同樣,國家衛計委及食藥總局對仿制藥也有多種要求,特別是新版GMP更是如此。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,國內藥企粗制濫造的傾向性較為嚴重,客觀上將仿制藥變成了山寨藥,但實際上二者存在本質的區別。

       “如天方藥業的TPN729MA本質上是仿制藥,但從前期的立項、申報再到研制、量產,需要經過數年時間,這樣才能生產與萬艾可功能相近的藥品,否則將不可能分食萬艾可專利到期留下的市場。”上述研究員指出。另有研究指出,TPN729MA仍需數年才能實現量產,中國醫藥或將錯失萬艾可仿制最佳時機。

       據了解,在腫瘤、乙肝、糖尿病、哮喘等領域,仿制藥的競爭更為激烈,這些領域代表了仿制藥市場高毛利和高預期的發展方向,目前國內有相當一部分上市藥企正在逐步布局。


版權所有:2010-2015 迪沙藥業集團 魯ICP備05019124號

魯公網安備 37100402000318號
最新2018天堂视频在线观看-最新2018天堂视频 天堂视频 2018最新福利天堂视频